首頁 >醫藥專欄
醫藥專欄
文章主題
發佈日期
發佈人
人氣指數
十年健保存亡之”計”
2008/02/17
羅肇煒醫師
5,178


十年健保存亡之”計”

台灣現有的健保政策是全世界的驕傲,但我們的政府官員;醫藥界乃至於就醫的一般民眾,是乎對它有多一點的關懷嗎?在醫界每一位精英份子都不得不保持緘默面對健保財政及政策問題,免得又被灌上沒醫德.悲哀的是一般民眾殊不知,決大多數的醫師從年青努力;無怨無悔的在醫療工作崗位上,最值得驕傲的是我們在人生的路上可與死神搏鬥,而不是金錢的多寡.或許有少部份不肖份子,但鄉親們不要太放大檢視.相信您接觸到的醫師,彼此心中有愛,健保才能安穩走下去,而同儕的醫界朋友,一定沒忘記教授師長們提攜的一句話:"修合無人見;存心有天知",好好提出有效對策,讓健保永續經營.上位者亦能同理心,多聽一聽醫界的聲音....畢竟我們的共同努力一定會克服難關的.

再談 十年健保存亡之"計"---PART II 醫療服務是一個國家社會福利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是一個國家邁入開發國家評定上重要指標.回顧台灣醫療演變史,從民俗療法;換藥包模式醫療;勞農公保保險醫療;演進為全民健保模式.過去的努力實讓歷任醫療上位者感觸良多. 鑑於較前之勞農公保保險模式,我們見證到醫療保險實非單靠投保保險人以聚資模式可平衡財政問題,當初三大保險單位主事者何嘗不鞠躬盡瘁,但依舊徒勞無功.況且當時就醫福利還僅至一般勞動年輕族群.全民健保開辦後,殊不知就醫人口及需求度會因嬰幼兒及老人人口的編入必將大幅增加財政缺口.故有管理層次者皆知,若政府還用舊思維;加上台灣人口老化(現已暫總人口百分之十左右),永遠無法讓全民健保永續經營下去的. 故而政府相關單位及各立委諸公們,若要立千秋之大業及救台灣一般”貧”民小老百姓就醫的大功德,首先請定位全民健保是"福利政策"還是"保險政策".而不是採用現在東扣西扣;浮動點值上以治標模式讓台灣醫療畸形發展,到最後您我將成歷史的罪人.

若為福利政策則國家將責無旁貸提撥健保不足缺口,錢要用於刀口上,當省則省;當用則用.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若要為保險政策則會像今日現況一樣"四不像",調高費率的政策亦必將功虧一簣.除非限制就醫族群.那就會失去全民健保施行的精髓. 那也不是大家所樂見的結果. 再一次向健保高層建言.許多的政策不是花錢搞個"醫療煙火秀"也許您們所認為小經費,在沒錢看病的百姓而言,簡直是菩薩甘露水.

再談 十年健保存亡之"計"---PART III 醫療的政策裁定;都有正反兩面的優劣點,但在財務報表上所呈現的不過是過去的錯誤而已,當然很多學者專家可以提出各種對策及方針.但主事者心態上一定要先歸零,缺口國家可以先補齊,但下一步我們的健保又會面臨啥問題?它是不是個無底洞ㄋ?個人以從醫學中心;區域醫院;地區醫院,至基層診所的醫務經驗來談我們的健保真正需要的是甚麼? 十年前全民健保開辦時在財源的評估就錯ㄋ(個人在PART II 已談過),所以無論是誰當家都無法讓它起死回生,歷任主事者都ㄋ解"以撐待斃",看誰比較倒楣而已!!! 若當初國家立法明定為"福利政策"併編列常規預算(福利及保險比約為三比七);今天就不會讓主事官員焦頭爛額,事到如今若要健保存活下來,祇有編列特別預算快點補齊缺口,讓健保不要越變越奇怪 !!! 當然整體方針不是給錢就沒事,先讓醫療活下來,才是健保第二代的開始.... 。

Re: 再談 十年健保存亡之"計"---PART III 十年健保實為全世界醫界奇蹟,"先天不良加上後天失調"...能活怎麼久還真不簡單,但有多少主事者能體會這不簡單中透露出多少辛酸,當然我們不能抹煞這十年來所有投入健保工作的前輩們所做的努力,誠如我在PART I 所說的在處理健保的心態上一定要以"愛與感激"為基點.不然我們在討論的祇不過是市場交易的一部份而已. 首先個人就以過去十年各項健保決策在實務上衝撞整體健保的幾項重大議題提出個人看法: 一.福利政策不等於保險政策:健保財政問題是每個國家最頭痛的問題;更何況以台灣一般民眾就醫習慣;老人人口比例增加,健保財政是主事者當務之急;冷靜思考我們的健保福利及保險比到底要多少?魚與雄掌不可兼得.每種比例所需付出的代價都會決定健保的走向與發展,這也是健保整體架構的精髓與根基.其它後續種種政策與配套亦將有所依歸.這個樞紐是歷任行政最高領導人沒有體會到的重點,這是種概念領導及靠政治智慧就能畢其功一役.若還是用駝鳥方式,避重就輕,則全民健保一定會像勞農公保保險醫療一樣面臨虧損瓦解.有些人士現還提出調高保費就可再撐三年,這論點還是有盲點,治標不治本.整套思維還圍繞在保險醫療的模式,三年後又要面臨相同問題! 誠如總統所言:健保不能倒.希望朝野各黨派傾聽醫界衷心健言,儘速立法提撥相對比例預算,不要讓健保再陷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政策模式.

再談 十年健保存亡之"計"---PART IV 二.醫病互相監督制衡;避免醫療浪費: 健保實施以來,有些決策不得不承認有選票考量,如高診部份負擔取消,92年12月起IC卡匆忙上路;醫藥分業誘導門前藥局林立(在PART V 個人將針對相關問題加以闡述)..等.現今政府當然不能走回頭路,相關議題政策雖立意很好,但在階段任務上並不是適當時機.我們應鑑於過去的錯誤,勇敢的加以修正,免得它們還繼續吞噬健保! 首先針對調整收費匯率上建議加上"就醫費用基點參數";其立意將會節省相當比例的醫療浪費;執行重點是一般民眾就醫後其使用之醫療費用將會被參數化並將乘上繳交健保費;住院費用亦同;這樣下來民眾自然會注意自己門診使用的費用及次數;當然收入小康家庭自然在門診時會表明自身經濟能力;相對的會提醒醫師每回檢查及醫療過程是否必要,因為那將影響他們未來半年要繳交的健保費(建議半年調整一次個人健保費率);醫療主事者一定要體認到台灣民眾看病習慣"逛醫院;要比對不同醫師的解釋與說法"間接影響健保醫療浪費;只要說到要提高個人保費時;每個人比健保局還認真去追蹤使用金額;同時就會監督醫療單位有無浮報現象,相同的檢查病人反將要求不做;沒必要之住院及檢查手術也將大幅下降. 本期臺灣醫界其中有篇文章提出"儲值卡"模式,個人認為它會掉落至先付費候買單的缺憾,病人還是不會在意您花健保多少!他也無法達到健保使用監督責任.更會落入健保是為有錢人辦的保險批評.政策應要朝”先看病後會加收保費”的觀念. 有人一定會質問若為低收入者又要花龐大醫藥費者,這部份就是我在第一部份所提到社會福利預算的用意.